返回

卓越的秘密——如何从优秀经理人迈向卓越领导者

  作者:赵实

1999年,Zenger Folkman创始人曾格(Jack Zenger)先生与密歇根大学的教授、领导力和人才培养领域的专家尤里奇(Dave Ulrich)先生共同撰写了《绩效导向的领导力》(Results-Based Leadership)一书,他们认为有效的领导力不仅来自于领导者的个人特质,还取决于领导者是否能够做出绩效,并提出了绩效导向的领导力公式:

有效的领导能力 = 领导特性(Attribute)x绩效(Result)

在该书中,他们认为管理者不仅要关注领导力的投入,更要关注领导力的产出,并从领导者的投资者绩效、客户绩效、组织绩效、员工绩效层面阐述了如何成为一个绩效导向的领导者。曾格与尤里奇在书中仅仅回答了领导力公式的一个因素——绩效。关于有效的领导者到底应该具有什么样的领导特质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回答。尽管过去关于这个话题的书籍并不少,但在曾格看来,并没有一本书能够以实证研究为基础,对领导特质的问题进行系统的阐述。他还尖锐地指出,领导力培养已经进入一个停滞期,长久以来未曾有任何进展,围绕领导力培养的一些基础核心问题仍存在争议,无法定论:

· 我们所谈论的领导力到底指什么?

· 领导力是天生的吗?

· 领导力可以作为一种能力被培养吗?

·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哪些方法可行之有效?

面对诸多疑问,2001年,曾格决定与他的研究伙伴福克曼(Joe Folkman)一起,尝试将领导力公式“补充”完整。当时,曾格已经70岁,而福克曼也已有60岁。两位专注于领导力领域的研究者和实践者开始了十余年的合作之旅,并成立了以二人名字命名的领导力发展机构Zenger Folkman,以承载他们的所有研究和咨询实践。在过去十余年中,两位领导力大师所有的研究活动一直致力于解决同一个问题:领导力到底是如何影响组织绩效的?为了回答这一问题,曾格与福克曼带领团队对庞大的数据库进行分析。整个研究涉及全球数万名经理人,囊括了二十万份反馈数据(即通常所指的360度反馈报告)。这些问卷来自于上百家公司,分布在北美洲、欧洲、非洲、南美洲,以及亚洲的部分地区。通过数据分析,该项研究获得了许多关于领导力的惊人发现。书籍《卓越领导者》就是对这些惊人发现的完整阐述。笔者从书籍译者和领导力研究者的角度,在此分享两位老先生对领导者培养的重要观点,希望这些观点对那些致力于从优秀迈向卓越的管理者,以及那些努力为组织培养出更多卓越领导者的人力资源从业者有所帮助。

 

观点一:优秀并不等于卓越,您的企业需要您卓而不凡

传统思维将领导者划分为两类:糟糕的领导者和优秀的领导者。但对于卓越领导者的研究拓展了这种思维模式,领导者可以分为糟糕的、优秀的和卓越的。这么分类的一个重要假设是:“优秀”与“卓越”之间有非常大的差别。曾格和福克曼的研究证明了这一点。

让我们设想一下正态分布曲线。在正态分布曲线的末端是那些表现欠佳的经理人---在领导力的360度评估中得分位于最后10%-20%的经理人。在曲线最前端为表现卓越的领导者,比重为10%。此外便是占比重最大的中间部分,它们代表着所有管理者的60%-70%。他们是最坚实而可信赖的优秀领导者。然而令我们感到惊讶的是,在优秀的领导者和卓越的领导者之间,他们存在着巨大的绩效差异。在研究涉及的每一项衡量指标中——净收益,客户满意,员工离职率,甚至于员工对薪酬的满意度——卓越领导者所取得的成就往往是优秀领导者的两倍。

优秀是阻止你迈向卓越的最大敌人。我们常常看到有不少优秀领导者认为,只要达到优秀水准就已经足够了。他们对自己不是差劲水准这一结果表示非常满意,也因此没有动力继续挑战更高的境界。许多优秀的领导者并没有意识到,持续改善领导力,会对绩效成果产生巨大的影响。很多能力一般的领导者通常会原地踏步,因为他们无法了解优秀领导者和卓越领导者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的确,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轻易地区分优秀与卓越的差别。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在谈论到这个问题时说到:“优秀的领导者能够把人们带到他们想去的地方;卓越的领导者能够把人们带到他们没想到要去但是应该去的地方。”

或许,一直以来我们将领导力培养的重心放在了错误的人群上。我们不应把重点放在顶端或是底端,而是应调整方向,转向占比重最多的中间力量。提升优秀领导者的领导力,使他们像那些“最高水平”的卓越领导者一样去领导,帮助组织创造出不可估量的绩效成就。“优秀”就是“优秀”,但最终的目标应该是“卓越”才对。我们希望这种观点可以使人们不要自满于现有的“优秀”表现。

 

观点二:卓越领导者并非没有弱点,而是因为有独特优势

绝大多数家长——尤其是中国家长,在拿到孩子的成绩通知单时,第一关注的常常是分数最低的科目,并就得分不佳与孩子展开一系列的对话。这些有意无意的做法,让未来的领导者们从小就开始了解到提升自己的方式就是先要改进自己的不足之处。当他们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收到自己的第一份管理任务时,这个习惯早已深入其一举一动当中。我们经常会看到,当领导者收到360度反馈报告时:他们不会关注反映优势的高分数据而是关注那些反映弱势的低分数据,以便对他们的不足之处进行深入剖析。

这种理念已然在他们心中根深蒂固:如果他们可以提高低分数相对应的弱势,他们将会成为更好的领导者。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完美无缺”并不是卓越领导者与众不同的原因,相反,他们只是具有一些极为卓越的优势。他们会在组织中充分发挥这些优势,并且凭借成为两三个领域中的佼佼者而被人们熟知。而那些尽管只有较少的不足,但缺乏卓越优势的领导者则被认为“表现平庸”。他们的领导才能在诸多方面表现尚可,但没能有一项优势使他们超越他人。

也就是说,那些在领导才干上没有明显不足(同时在任何领导才干上也没有优势)的管理者往往指的就是多数公司里默默无闻的人。毫无疑问,提高“平常无奇”型管理者的短板对提升他们的领导效能是没有任何帮助的——提升后,在他人眼里,他们仍然只是普通的领导者。

所有的领导者都有其不擅长之处。但只要领导者有一些卓越的优势来弥补这种不足,那么这些“问题素质”就不会造成麻烦。但是,如果这些不足已经足以影响到领导者看到自己的优势,那么这些“问题素质”就成为了拦路砖,除非把这些挡在路上的墙拆掉,否则领导者寸步难行。在这种情况下,领导者应该首先去改善“问题素质”——即“致命缺陷”,然后再发展独特优势。

成为一名卓越领导者并非意味着可以同时处理好30件不同事情;而是指可以将3到4件事情做到极其优秀。这项发现所带来的影响是革命性的。与其领导者们把时间耗费在提升不足(只要这些不足不是“致命缺陷”),还不如选择一项略有优势的领导力素质,并将其日臻完善,就可以取得高水平的投资回报率。Zenger Folkman的研究发现,当一位领导者培养出3到4项卓越素质(即比90%的领导者都优秀的素质)时,这名领导者已成为组织中的一名卓越领导者。

 

观点三:领导力是一个整体,需要全面的了解

多年以来,很多研究者希望能够将“领导力”进行细致地拆解,将其分解为多个彼此独立的领导力素质。对于这种努力,与建造弹簧床垫有相似之处:领导素质或领导特征就如同镶嵌在昂贵床垫内的一个个螺旋弹簧。在这类床垫的广告中,常常将将一杯水放在床垫上,即使一颗保龄球滚落到水杯旁,也不会有一滴水洒出来。如果上述理论成立,就意味着领导者个人可以拥有出众的专业技术能力,但这点对加强或减弱团队人际关系不会有任何影响;或是,领导者可以非常善于激励鼓舞他人,而不必掌握推动组织内完成任务的执行力。

对于以上理论,曾格和福克曼试图给予正面的支持,但遗憾的是,在所有的研究中,都没有找到支持上述理论的数据。相反的,研究发现大部分重要的素质彼此之间都具有非常明显的相关性。

领导力应该是一个整体。为了帮助管理者理解这一概念,两位作者用帐篷来描绘领导力。请设想一个传统帐篷,中心和四周都立有支柱撑起一块帆布。帐篷空间的大小代表了领导者的领导力有效性的高低(如下图所示)。要使帐篷内的空间越大(也就是成为一位更有效的领导者),关键便在于获得多个支柱,也就是说,有效领导者的能力范围遍及每一个支柱,并使其不断向上延伸。如果你只有一个支柱,整个帐篷只能撑起以支柱为中心非常有限的空间。

Zenger Folkman公司对数万名全球管理者进行了360°评估后,总结出卓越领导者具备的16项区分性素质,包括:诚信正直、有效沟通、战略思维、激励团队、问题分析与解决、团队合作、创新、积极主动、发展他人、结果导向、专业技能、设立挑战性目标、驱动变革、外部视野、发展自我、建立关系。这些领导力素质被归纳到5个素质簇之中,即帐篷模型的五根支柱。

首先,中心支柱所代表的是与诚实、正直密切相关的品格。这是领导力有效性的核心。在过去几年内,各种各样的事件已充分证明当领导者缺乏这些品质时,公司将会付出多么严重的代价。国外如安然事件,国内如“三鹿奶粉事件”,不胜计数。

第一根外侧支柱代表着个人能力,包括:专业技能、问题分析与解决、创新、以及发展自我。这些技能需要在一个人的职业生涯早期、尚未承担管理职责之前就应该具备。这些技能对领导者至关重要,因此不能被轻视。

第二根外侧支柱代表了领导者关注结果的能力,包括:为拓展团队而设定挑战性目标,尽一切努力促进团队实现既定目标,以及积极主动的态度。同样,对领导者在这方面能力的最终衡量取决于领导者为公司所做出的成就水平。

第三根外侧支柱代表着高效的人际技能,包括:成为一名具有感染力、才思充沛的交谈者,激励并启迪他人,同时能与他人和其它团体一起协调合作。一些公司在短期内会容忍那些人际能力较差的领导者,但很少有公司对领导者的这一弱势会长期包容。

最后一根外侧支柱代表了引发改变的能力,包括:成为支持变化的倡导者,与外界联系的枢纽,以及展望未来的领航人。

这个简单的帐篷比喻给了我们很多重要的启示。首先,无论帐篷支柱多高,仅凭一个撑力是搭不起帐篷的。单个支柱负荷不起任何帆布。只有五个支柱在空间内合理分布(依次代表不同的能力),这个帐篷才可以坚实牢固的搭起来。让帐篷内部空间增大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不断延长各个支柱,而不是来回移动支柱试图让帆布的下垂部分看起来更高。

此外,任何优势能力如果没有其他能力与之相互平衡,反而会给领导者带来不利。在作者的研究中发现了许多证明领导者能力不平衡的例子:即仅仅依靠这些不平衡的能力,领导人只能在目前现状上停滞不前。发生领导力的不平衡时,领导者不需要“降低”优势支柱的长度,而是尽量提升其他支柱的高度,以保持帐篷的稳定。此时领导者需要得到的建议是:“你已经拥有了强大的优势组合的一半。如果在你的能力组合中添上较强的一项能力,你将会如虎添翼。”

 

观点四:用“交叉训练”的非线性方法培养优势,围绕式发展

在领导力发展历史上,第一个谈及“发展优势”的人是德鲁克。在19世纪50年代,他所做的一系列演讲,发表的著作以及录制的教学训练影片都涉及到了“发展优势”的重要价值,以及对公司在选择雇佣有才能的人后,却立即让他们找出和改进自身弱势的做法表示遗憾。德鲁克认为,领导人自身的优势才是决定成败的关键。令人遗憾的是,似乎没有人真正注意到这一点。

那么,究竟如何发展优势?弥补不足总是相对容易的,而发展优势则要难得多。我们可以凭借经验想象一下,“从30分提升到60分”与“从70分提升到90分”哪一种更难?答案显然是后者。发展长处比弥补不足更难。为了解决这一难题,Zenger Folkman提出了“交叉培训(Cross Training)”的方法。

“交叉培训”的概念源于职业运动员的培训。例如,马拉松运动员可以通过持续的跑步训练来达到较为良好的水平(线性的开发方法)。但如果想要提升至最高的水平,就需要参与其他的、能够帮助构建跑步优势的活动,比如改善饮食、睡眠、增加体重等可以增加肌肉力量和身体素质的活动。最优秀的跑步选手一般都会参与其他的培训活动,因为他们知道只是每天出去跑步并不能使他们成为杰出的运动员。这些能帮助他们构建长跑优势的其他训练活动称之为“交叉培训”。

在领导者培养中,这种原理同样适用。如果你在专业技术领域的水平已经超过同领域75%的人,你如何才能达到超过90%的人的水平呢?Zenger Folkman对20万个数据进行了分析,识别出与每一项卓越领导力素力相关度最高的6-8项素质或行为,我们称为伴随素质(competency companions),并证明了当伴随素质得到提升时,核心素质也会有大幅度改善。通过设计聚焦于这些互为伴生的素质的发展计划,即通过“交叉培训”来构建核心优势。我们也把这称为构建优势的“非线性开发”方法。

研究结果充分证明了“交叉训练”成功的可能性。举例来说,对“结果导向”和“建立关系”这两个有关联、也可以说互为伴随素质的数据分析后发现,当你在“结果导向”这个素质很优秀但“建立关系”表现平平时,你成为卓越领导者的可能性是12%,当“建立关系”是你的优势而“结果导向”表现一般时,你成为卓越领导者的概率是14%。但是如果这两项素质同时都很优秀时,你成为卓越领导者的机会不是26%,而是74%!试想,假如你是一个结果导向的领导者,当你学习了如何更好地建立关系后,会有更多人愿意帮你推动结果的实现,你在“结果导向”这个素质上的分位又得到了巨大提升。“伴随素质”对于那些有志于提升自身能力的领导者来说就如同一本跨项目手册指南。

曾格与福克曼对卓越领导者的研究为我们理解领导力的本质以及领导力培养提供了全新的、具有启发性的观点。就如同大多数研究一样,它拓宽了我们知识的外延,让我们用更加完整的视角来理解领导力这个话题。不仅如此,十多年来,Zenger Folkman公司致力于在全球传播其理论研究和以此为核心的领导力培养项目,这些实践使得这项研究更具有极大的应用价值。作为《卓越领导者》的译者,我衷心希望优势领导力的理论和实践能够在中国更好地传播,帮助中国企业培养出更多的卓越领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