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国学校制度建设案例

  

案例背景

地点:美国、俄勒冈西北部港口城市波特兰
问题:
校舍年久失修,引发安全问题;学生人数过密,新校区的运营受阻;土地成本高昂,经费划拨不合理,政治上对使用学区 所有土地的反对等,使学校想要找到合适的校舍越发困难。
产生原因:
首先,管理者的能力与学区的灵活性。管理者往往只是被传授与教育有关的能力,却并没有房产管理方面的专业技术;而学区受到现有规定和组织文化的影响,面对新的做事方式时反应迟缓。 其次,学区房产的机会成本。位于城市市区的校舍等房产在市场上的价值很昂贵,学区对这些房产的所有权包含了巨大的机会成本 ,对这些房产的低效率使用就是浪费教育的基金。 最后,投资回报期问题。学校管理者会如图面临选举的议员一样,将注意力放在眼前的成就上,而非学区长远的资产投资需求,缩短的投资回报期可能会促使未来的收益降低。
引发思考:
学区应该为现有学校和新学校提供高质量的校舍作为长期改革的关键。或许学区应该考虑:摆脱房产事务。


改革过程

时间:2001-2002年间
改革关键:成立波特兰公立学校房产信托
具体内容:
以该信托机构作为公立学校校舍的持有者。它的使命是“确保所有公立学校有及时获取高质量校舍的渠道”。信托机构将保存一份所有公立学校校舍的目录,它可以出售、建造或者出租新的校舍,以满足学区的需要。在建立初期,该机构主要帮助学区租赁、出售或者重新开发“剩余”资产。
》结构。为了权衡信托机构的独立性和对学区的责任,波特兰学区将信托机构构建成为独立的非营利组织 ,学区是唯一成员。这样做的目的有两个:一是保持学区对信托机构的控制,在波特兰的建构中,学校董事会有权解散信托机构董事会。其二是保持信托机构董事会的责任感。传统的信托机制中受托人服务于受益方,必须要个服务于学区的最大利益。而作为非盈利的结构,信托机构董事会遵守较为松散的商业判断准则,不必承担个人责任,更有助于志在于此的人真诚地履行工作职责。
》领导。从结构中不难看出,学区负责任命信托机构的董事会。波特兰将信托机构董事会设计为得到学区确认情况下的内部提名之,给予其独立选举董事会成员的权利。波特兰学区认为,明确董事会将只为公共利益服务是尤为重要的。
》运作。一旦学区拟定了一份同信托机构关系的合约后,信托机构在本质上就成为了独立处理学区资产和房产的中介机构。它帮助学区认识到其资产的全部机制,寻求各种方式去管理学区资产,为学校提供场地。信托机构在吸金筹措、学区土地所有权和学区土地利用率等方面帮助学区获取最大利益。

改革结果

在波特兰公立学校信托的运作下,50到100樱木的学区土地被开发出来,这为学区的发展提供了很多机会,并且这些土地的开发并未挤占学区的休闲和娱乐空间。当把这些可能的资产税收和新的校舍等带来的新增入学人数的价值计算在一起的时候,这些资产估计可以为学区提供超过一亿美金的机会成本。今年12月,美国俄勒冈州国家地政总署称,准备在两年后出售37200公顷的森林地,估计可获得3亿至7亿美元收入。卖地所得将拨入公立学校信托基金。相信这个决策会帮助该信托机构更好地为学区服务。
但是仍然存在一些问题:本来波特兰学区决定在董事会中安排一个前任政府官员,这样可以监管学区的利益。但是出于对信托机构更好开展工作的考虑(防止信托机构陷入本应该由学区面对的政治和决策之中),并未安排代表。但是现在的问题是:虽然信托机构董事会在房产领域有很大的影响力,却在公共部门的政治领域缺乏能力,特别是学区政治上。